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七年前的春天,我在島城濃霧瀰漫的四月,猝不及防的接到工作調令,新辦公地點在海邊一座老舊的機關大樓一層,潮濕陰冷的小房間,南向窗玻璃是半透的灰藍色,窗外是銹跡斑斑的防盜網,稀薄的日光投入室內是一束微冷的灰白,牆壁斑駁,狹小的空間塞滿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桌椅櫥櫃,昏暗的走廊寂寂無聲,整棟樓年輕人很少,大家都緊閉房門做著自己的事,若非電腦右下角有日期顯示,一切彷彿時光逆流……

面積:15平左右

齡園:斷斷續續的六年

園丁:小吳警官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七年前的春天,我在島城濃霧瀰漫的四月,猝不及防的接到工作調令,新辦公地點在海邊一座老舊的機關大樓一層,潮濕陰冷的小房間,南向窗玻璃是半透的灰藍色,窗外是銹跡斑斑的防盜網,稀薄的日光投入室內是一束微冷的灰白,牆壁斑駁,狹小的空間塞滿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桌椅櫥櫃,昏暗的走廊寂寂無聲,整棟樓年輕人很少,大家都緊閉房門做著自己的事,若非電腦右下角有日期顯示,一切彷彿時光逆流……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外有一條狹窄冗長的廢棄花壇,烏蘞莓的藤蔓盤旋在防盜網上,野生的銅錘草、馬唐、蟣子草在乾涸的園土中肆意生長,再向外是一塊縱深不足十米的梯形露台,露台邊緣用一根根石柱和鐵柵欄將畫風迥異的古早警局大院和熙熙攘攘的城市幹道阻隔開來,嚴肅與活躍,安靜與吵鬧之間……我打算在這條突兀的「分割線」上,種一條五彩的「花邊」。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陽光可以灑滿小露台的整個白晝,只余馬路邊的白蠟樹枝葉探身至露台腹地,留下一小片搖曳的樹影,道路垂直向南不足百米,是北溫帶綿長的海岸線……城市的喧囂淹沒了近在咫尺的海浪聲,海水緩慢的升溫卻附送了溫涼漫長的春天,半島夏無酷暑冬無嚴寒的優越氣候,朝九晚五的工作性質,外加午休不需要午睡的我,集齊了打理一個種植角落所需要的一切……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最初的幾年,窗外是以一二年生草本植物和小巧的多肉盆栽為主。種過矮牛,美女櫻,龍面花,福祿考,桔梗,勳章菊花,露薇花,向日葵,瑪格麗特,角堇……很多圖片幾經轉存後終是遺失,記憶里向窗外眺望,花球一團團一簇簇,是一片熱鬧的艷色。

在一個半軍事化管理的職業里,服從命令帶來的漂泊感與不可預知的際遇黏合發酵成一種隱憂,隨時可能出現的緊急任務,離開往往措手不及。多年生植物,因怕辜負而遲疑很久才決定嘗試。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年去歲來,慢慢開始喜歡一些變化與穩定合一的事物。晝夜、四季、潮汐、枯榮。周而復始,告別不必傷感,歸期總是如約而至,近乎永恆卻又轉瞬即逝。少了大悲大喜,卻也多了些從容和篤定。

目前的露台其實並沒有特別年長的植物,因為六年間幾經大的變故,臨時執行任務一走數月,歸來花壇一片荒蕪,盆栽植物全部死去,一場場颱風暴雨過後,露台一片狼藉。重頭再來是在痛心,難過之後,慢慢的習以為常。

好在植物的頑強、隱忍,總是在我不抱希望的時候給我意外的驚喜。世間萬事付出不一定會有回報,但只要給予恰當養護,植物美的回饋卻從不失約!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鐵線蓮,繡球,月季和百合和鳶尾是最近一兩年窗外主要的觀花植物。

拉我入月季坑的是和我同一天生日默契十足的十妹,我們都有點格物致知的精神,買書和上網查資料是在入手新的植物前一定會做好的功課,而種的越多瞭解越是深入越是覺得不同品種都有其不可替代的魅力,於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種了80多個品種……

雖然殺菌殺蟲施肥修剪著實辛苦,被月季刺傷劃傷也時有發生,但早春枝頭飽滿呼之欲出的芽點,爆筍的強勢萌新,春秋季切花自由的幸福,是單季開花的植物無法給予的滿足……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讓我又愛又恨的小鐵,除了盤枝和澆水,幾乎不需要投入什麼養護成本,耐寒耐熱,不需要大水大肥開花性也很好,多數品種是我酷愛的藍紫色系,填補了月季沒有藍色基因的遺憾,除了偶爾葉片有潛葉蠅遊走的軌跡,幾乎沒有蟲害。但立枯病反覆上演的悲劇,是我使出渾身解數也沒能徹底解決的頑疾。

對於小鐵,今後我還是會一直種下去,但在品種選擇上,會慢慢傾向於單瓣,三類重剪的品種……放下執念,或許更容易找到答案。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對繡球的愛,是即使知道她生長迅速,不耐曬,需要大水大肥大空間,也依然會年年忍不住入一些新的品種。但山東半島水土鹼性大的特性,年年調色年年失敗,繡球季到來的時候,露台上是一團團執著的粉紅、深紅、玫紅……佛系佛系……明年再試……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球根植物是幾乎沒有缺點的新手友好植物,從早春的鬱金香、雪滴花、洋水仙、番紅花、葡風,到初夏的唐菖蒲,百子蓮、百合……低養護,且顏值能打,而且百合種多了,花後還可以挖出來吃掉。只是海邊常有妖風肆虐、細高身材的球根植物常常倒伏,或者整齊的歪向同一個扭曲的角度讓我扶額頭痛……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秋季的主角是花壇里地栽的小米菊,從春到夏不停的打頂,中秋過後,花苞開始一團團冒出枝頭,熱熱鬧鬧的開到初雪以前。花後齊地修剪到十厘米以下,我發現,即使隆冬臘月冰雪覆蓋下,小菊到葉子也不曾枯萎。

據說菊科擁有植物中最龐大的家族,耐得住寂寞又百毒不侵的頑強讓菊的基因在漫長的生物進化中被更多的延續了下來。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窗南海北露台花事

後記:報名參賽後,才忐忑的發現別人的花園是有設計感有創意的植物搭配組合,有植物更有景觀,甚至還有生活,而我借單位的露台種花,卻堆砌成一座擁擠的植物養殖場……

在著手寫這個故事前,又一次猝不及防的接到單位通知,老舊的機關樓將於6月底開始翻新裝修,窗外的舊花壇會被拆除,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打包行囊,搬去臨時辦公地點。裝修後的露台是否被賦予新的功用,是否還可以繼續養花……一切都未可知……

隨遇而安,好像是養植物這些年,慢慢幻化出的性格走向,浮生若夢,我並不喜歡刻意煽情,如讀書在喜歡的句子下面勾勒的波浪線,記錄這六年露台花事的高光時刻,更像是在記憶的樂章里划下幾個重音符號,認真告別,是為了迎接再次啟程!

 

。发布者:小靜愛陽臺,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ntinghuaji.com/post/12164.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