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一石立夏的末尾,春花逝去,夏花初開。斗室里寫作,無論怎樣想像,都無法想像自然盛開與衰敗之間藏著怎樣的節奏與神奇。甘谷古坡草原跟隨花間,從古坡草原的一道河谷走向深入入。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一石

立夏的末尾,春花逝去,夏花初開。斗室里寫作,無論怎樣想像,都無法想像自然盛開與衰敗之間藏著怎樣的節奏與神奇。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甘谷古坡草原

跟隨花間,從古坡草原的一道河谷走向深入入。

古坡草原在黃土高原上的地貌是一個比較獨特的存在,秦嶺南坡的余脈正好與它銜接,黃土高原的本性又隱隱約約藏在它的地脈里。

花間帶我在下午將近黃昏的古坡河岸邊看華中五味子驚艷如坐蓮的橘紅小花,恍恍惚惚,覺得自己站現在終南山裡。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華中五味子的雄花

河邊右手的河邊濕地和林下灌叢里,第一次見到多脈報春,在陰濕凹陷的片岩碎石的腐土中間,成片的多脈報春是美好春天一個獨特的指針,多脈報春的粉紅正是生命最美的顏色。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岩石間的多脈報春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多脈報春的生境

鐵筷子成片的種群是我在戶外期望一見的植物,第一次見開花的鐵筷子是在上海辰山植物園裡,根據植物銘牌上的解釋,我一直以為鐵筷子是一種引種自歐洲的植物,其實不是,很可惜鐵筷子的花期已過,但它縮存的綠色萼片和一對肥嘟嘟飛蛾一樣的種子,又像花朵第二次的盛開。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鐵筷子的果實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鐵筷子每年立春,雪剛消融就開始開花

分布比較少的銀線草花間專門指給我看,我在臨安天目山的入口野地里見過它的同族兄弟金粟蘭,能看到如此成片同時盛開的銀線草,還是第一次,期望一見的花,第一次相遇是它的盛期,只能說是運氣使然。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銀線草的種群

輪葉黃精是第一次見,它紫紅色的小碎花還沒開,花間說起它苦味的口感,讓我想起在終南草堂喝過的雞頭參微甜的金黃色的湯汁。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輪葉黃精將要開花

象南星的花期剛剛開始,驚人的象鼻,我不知道應該是花的苞片還是內藏的佛焰苞,深藏的大地同走近它的人有多少言語,象南星就會給你遞過來多少個話筒。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神秘的象南星

川赤芍的花期剛剛開始,我在華北見過黃昏夜幕都壓不住要盛開的草芍藥的紫紅,川赤芍的花顯然要比草芍藥的花更為妖艷,公園裡花朵盛大、花瓣繁複、色澤多樣的芍藥,它們身上的尊貴、容顏的華美,都是從這些山野深處的芍藥身上雜交培植出來的。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川赤芍在林下密林深處

剛剛寫過楚辭里還有爭議的紫草,但紫草科里梓木草還是第一次見。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梓木草,古代的染料植物

海拔2300米的山間,風雨多變,當花間帶著我爬到草原半山腰(其實距離山頂只有三分之一),剛剛藍藍的天上還在白雲飄,頃刻間,風捲來陰雲,雲中梨花帶雨,噼里啪啦的雨點把我們趕著往山下跑,雨中稍顯陡峭的草甸上,草皮的縫隙中間,看到了零星分布的假水生龍膽和鱗葉龍膽和,北京的高山草甸上也常見這兩種小如星花的龍膽,不管怎麼說,看到了龍膽,就像看到了蘭花,最能安撫雨中疾走的腳步。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鱗葉龍膽

古坡草原立夏看花記

假水生龍膽

。发布者:一石的城堡,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ntinghuaji.com/post/34078.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